故事| 可惜没如果——[可惜已成定局,多的都是假想。]

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8:01

读后感

小龙女:这是一篇看了会产生很多共鸣的故事,多少我们曾经以为是天长地久的感情,到头来都输给了异地恋。


可 惜 没 如 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晚 乔      著


01



李小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方希在一起了。

她挂了电话,坐在床上,握着手机,满脸冷漠。分明那个人一天能让她生八百遍的气,她怎么就和他在一起了呢?

李小森咬咬牙,耳朵边上又自动回放起了刚才的聊天内容。

作为一个资深言情爱好者,李小森可以说是熟练掌握各种套路了,不管是撩小哥哥还是小姐姐,她就没有不成功的。却除了一个人——

方希。



就拿刚才来说。

自从在一起之后,喜欢打字不爱说话的李小森几乎每天都要和他通一个小时电话。不同于李小森是个夜猫子,方希的作息规律得可怕,就像是身体里安了一个时钟,每个刻度边上都清清楚楚写着那个时间段应该做什么事情。

比如,方希的十一点钟是要睡觉的,所以,即便和李小森还在打电话,他也困得直打呵欠。李小森清楚这点,所以也没什么意见。



只是,打着电话的时候,她忽然生出个想法,小恶魔一样对着意识不清的那头轻轻笑:“你的生物钟到时间了?”

那边猛地清醒了一下:“嗯?我的生物钟不是你吗?”

李小森努力压下自己的笑意,但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下来:“哼。”美滋滋笑了一会儿,她又加一句,“你要睡觉了?”

“嗯,有点困了。”他说完又补充道,“不是和你聊天困的,我特别喜欢和你说话。”



方希的声音很好听,是那种干干净净的少年音,困倦的时候由于语速放慢,也就自带了一些些温柔。

“我知道。”彼时的李小森抛出套路,“不然你睡吧,别说话了。”她弯着眼睛,“我给你唱安眠曲啊?”

李小森说完,清了清嗓子就打算唱“我的宝贝宝贝,给你一首甜甜,让你今夜都好眠”。可以说是很苏很撩了。



“安眠曲?”

却不料方希打断了她。

他说:“小时候我每次睡不着,我妈都会给我唱的。”

李小森措手不及:“啊?”

方希倒是忽然来了兴致:“就是那个,世上只有妈妈好,有妈的孩子像个宝……”

他说完,对着话筒就给李小森唱了一遍。

李小森:“……”

唱到后面,方希大概是真的撑不住了,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停了下来,变成均匀绵长的呼吸声。李小森啪的一下挂断了电话,心情和眼神一样复杂。



在方希的面前,李小森的套路仿佛都喂了狗,没有一个能被接住。

虽然以前看微博上的段子,她也觉得钢铁直男这种存在是很萌的,但是……段子归段子,真的遇见了,李小森发现,自己一天就需要原谅他八百遍。

这个人,怕不是个傻子。


02



第二天是在周末,李小森起得很晚。

她伸个懒腰拿起手机就看见一条信息,而信息的主人备注名是“FX”。

“叮咚——昨天又不小心睡着了,我家小可爱生气了吗?”

李小森憋着嘴,狠狠戳着屏幕,就像是恨不得投过屏幕直接去戳某个人。

——生气了。



对面秒回:那我要怎么样才能让小可爱消消气呢?

——跪键盘吧,不能打出字的那种。

FX:这个简单,问题不大,我的键盘是插入的,只要不接上绝对打不出字!

李小森:……

FX:玫瑰.jpg

李小森翻着白眼找了个“滚”的表情包,秒收获对面的委屈巴巴。



FX:玫瑰不好吗?

李小森:好是好的,但你这是真的吗?

FX:心是真的,你要么看看?

李小森刚刚想笑,就看见对面发来一个递刀的表情包。

FX:给你,你轻点儿扎。

李小森:……

FX:现在我得到了原谅了吗?

李小森扶着额头,心道算了算了。接着叹一口气,她发过去一个“嗯”。



FX:这是谁家的小可爱,怎么这么好呀?

李小森几乎被弄得没脾气了:不然呢,还能离咋的?

FX: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?

李小森有气无力地滚了一圈,对着屏幕念念叨叨:“你才逗……算了,我能指望一个傻子看出来什么?”

FX:起床了吗?等会儿出去吃饭?

李小森:嗯,我准备一下。



是出去吃饭,不是出来吃饭。

方希不是在约她,他们相距很远,九百多公里。

死宅又不懂计算的李小森曾经为了知道九百公里是个什么概念,自己出去试着走了两公里。两公里的路,走快一点是一个小时零二十五分钟。

那么九百多公里好像是有点远,一千一百二十五个小时。

可她刚刚沮丧完,很快又开朗起来。

现在的交通发达,又不是远古时期,只能靠一双腿或四只蹄子,真要论起来,其实就是一个小时汽车加四个半小时动车的问题,不是见不到。

是啊,不是见不到,却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。吃饭很简单,但想要一起吃饭,还是有点难。



走在路上,李小森翻起了聊天信息。

她很喜欢翻聊天信息,经常一个人边看边笑。

他经常会给她发一个表情包,是一只带了粉色滤镜的小猫,配字是“爱你”。

李小森也默默收藏了,但她很少会回他这个。就像她几乎每天都要逗他对自己语音说“爱你”、说“晚安”、说“我想你了”,但她却很少会这么说。



不是不喜欢,是故意表现得很酷,虽然还老嫌弃他,但李小森其实很喜欢方希。只是她不敢告诉他,因为会担心,怕他知道之后就不这么珍惜她了。

有时候李小森也会觉得自己有点作,一点点小事也折腾来折腾去的,但恋爱里的女孩子作一点儿好像也正常,反正会有人宠着嘛。

谁不喜欢被宠着呢?



那个午后天气很好,阳光从头顶投下来,周围的迎春花挂在布满绿叶的枝条上。

她拿着手机拍了一张发给他——

“叮!下午两点的长沙。”

过了半个小时,那边有了回复。

“这是两点半的南京。”

后边跟着一张图,周围的建筑有些遮光,天也有点儿灰,但是有太阳。

她看了之后又开始笑。

不是一千一百二十五个小时,也不是五个半小时。是我在这一刻想你了,你在看见之后回复我,三十二分钟。


03



李小森和方希每天的交流,要么是手机,要么是电脑。

她的朋友们偶尔也会疑惑:“你们这样是在谈恋爱吗?和人还是和这堆数据啊?”

李小森嘻嘻笑着:“当然是啊,而且我们超级好的,世界第一好。”

“是吗?”朋友表示怀疑,“你们隔得这么远,不会出现问题?”

“不会的!”李小森信心满满,“我们之间没有问题。”



几句话之后,朋友被李小森堵得长叹一声。她倒也没有什么坏的心思,就是看她每天咧着一口小白牙像个傻子,想要调侃她几句。

李小森也知道,也不在意。

她掏出手机,眉头一拧,但这样子就有点在意了。



FX:叮叮叮!我家小可爱一上午没理我,我要出去撩小姐姐了。

李小森:好的,那我去找小哥哥。

FX:!!!

FX:我错了,我不去了,我就是随便说说的!

李小森对着屏幕冷哼了一声,没有回。那边又刷过来几条,李小森划着屏幕,等了很久,才回复了他的那句“你叫外卖了吗”。



她回的是:叫什么外卖啊,我看看小哥哥就饱了。

FX:……快到清明了,要吃青团哦。

李小森:好的呀,我下班约小哥哥去吃。

FX:哎哟喂,我我我……我没贼心也没贼胆,我已经很满足了!我下次不开这种玩笑了……

李小森终于满意了:你该睡午觉了。

FX:不敢睡,我紧张,我怕你捶我。



李小森:我又打不过你。

FX:不不不,我不打女人的。

李小森:?

FX:又说错了,我不打你,其他女人可以打!

李小森:???

FX:能……能打吗?

李小森对着手机,一个没忍住,又笑出了声。

随后,她对着手机喃喃:“都说不娶何撩嘛,你这个样子,我就当你要娶我了。然后,好好和你在一起。”

刚刚嘟囔完,她很快又捂住嘴巴。现在是公司的午休时间,她不想被人看见自己这个样子。傻乎乎的,和他似的。



李小森的工作时间弹性很大,可方希不是这样。

他是程序员,还经常出差,忙起来经常连轴转,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。就像在从前,李小森很惊讶地问他:“原来程序员不是光坐着不动,还会去健身的吗?”

他无奈说道:“程序员其实也不想坐着不动,是真的没有时间。”

有人说异地很辛苦,的确很辛苦,有很多一个拥抱就能解决的问题,通过电路和屏幕会被无限放大,解决不好,就会攒成无法解决的东西。

哪怕双方的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再好,但很多时候,语言是表达不了感情的。



手机另一边的方希也同样带着笑。

好在他们最近不算忙,还能陪陪她。

就像他对她说的,其实能陪着她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。他很喜欢这样陪着她。


04



清闲的时间很快过去,方希终于忙碌起来。

他们单位最近有一个老人辞职,而原本属于那个人的工作,也陆陆续续都交到了他的手上。在最初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能够处理得当,可身体力行起来,才发现问题这样多、这么复杂,要解决起来这么难。



也许女孩子一旦有了喜欢的人,一旦感觉到了对方的喜欢,就会不自觉变身小公主和嘤嘤怪,恨不得每天黏在一起才好。

方希在焦头烂额之际掏出手机:想你呀,怎么不想你?但是最近很忙,可能没那么多精力,对不起我的小可爱。

李小森:那好吧,你抓紧时间休息,不要太累哦。

方希刚想回复,就被同事叫走。

他把手机揣回了口袋里,屏幕还亮着。

屏幕的另一边有人在等待着什么,可是亮屏时间有限,手机主人很忙,它于是慢慢暗下,自动锁屏。

直到他结束了忙碌。



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,方希满身疲惫。

他家离公司很远,公司宿舍又不大方便,但他也只能回宿舍。

回到宿舍,他首先给她回了信息:叮叮叮!你的大可爱忽然出现。

李小森:嘟嘟嘟,你的小可爱感觉很委屈。

方希:那我的小可爱怎么了?

李小森:就是,很想你啊。



方希看着那几个字,有些暖,在忙碌的时候有人陪伴的感觉很好,能让疲惫稍微减轻一点。可他不知道,所有的改变,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,像是没有改变,也像是不会发生改变。

然而,随着时间的推移,贴心也会变成猜疑,大方会转化成小气。



更何况她本来就不大成熟,就像他一直认为的那样,她在心理上从来都是一个不管不顾、只希望被好好哄着的小女孩。她没有错,但他也没有。

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只有这么多。

他在工作上被消磨得太厉害了,哪能在二十四小时之外再抽出多的一个小时专门哄她。

哪怕他还是愿意和喜欢陪她,哪怕他也想她。



方希喜欢出门,喜欢运动,可他现在的运动只能是工作之余短暂地走几步,或者,从公司到宿舍之间的一段步行和简单踩踩单车。

这样的日子过几天就已经很累,而他连续过了一个月。

这个月里,他和李小森的联系每天都在减少,尤其是昨天,就只有四句而已:



——早安小可爱!

——早呀,我的小哥哥。

——今天很累,晚安啦。

——晚安哦,爱你。

李小森不常对他说“爱你”,可最近说得很多。



他不知道是为什么,也没有精神多想。只是回首和张望的时候,方希恍然发现,原来自己现在处在迷雾期。他有些慌。

他不浪漫,却也曾经有过想象,是关于概率最小、结局最好的想象。可想象一旦结束,现实就像海上风暴,掀起惊涛骇浪,又把他拉回来。



拍来的海浪里有刺,刺得最疼的那一道,它代表的是九百公里的一段距离。他们的家相隔太远,他们在彼此的地方有自己熟悉的人,而对方所熟悉的路,对于他们而言都很陌生。

现实的因素太多太重,这是感情所不足以支撑的。

所谓迷雾期,其实很简单。

八个字,迷雾重重,不见前路。

那个前路不是工作,它只关乎于李小森。



也不知道巧是不巧,这时候李小森发过来一条信息。

李小森:喂。

方希顿了顿:怎么了?

李小森:我想你了,我今天也喜欢你。

方希微愣,心上的巨石在这一刻愈发沉了起来。

他打了几个字又删掉,最后回的,是她想看见的。

他说:我也是。

05



程序很单纯,你输入1,它就不会输出0

只要按照规律去做,就永远不会出错。

方希习惯这样的思维方式,直接简单也可见,能够把未来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,能够让他不用迟疑地走下去。因为他知道自己会遇见什么,他也知道,自己遇见的那些都能解决。

可生活不是这样,生活里的变故太多,意外也太多。



就像曾经从莫名的地方探了个头,自此宣布入住他生活的李小森,也像是最近莫名变得焦躁起来、患得患失、无缘无故把他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的李小森。

昨晚上他好像不小心惹李小森生气了,但是太累睡着没哄,而今天,他从早上起就一直在工作,直到现在,终于有时间看看手机。



QQ、微信、微博,她把他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了。

其实不算什么,就算删了,只要他愿意,他就能找到她。

但他早有决定,只是一直犹豫,而现在或许是个契机。

相聚有时,别离有时,当下或许就是别离的那个有时。



他没有再找她,照常工作,只是工作之余,他也有些难受。

比被现实的海浪拍回来的时候更难受。

但这是最好的选择,他坚定地认为,不管是对他还是对她,这样都好,比一直拖下去要好。



他不会知道,另一边的李小森在刚刚拉黑他之后就后悔了。其实她不是真的想和他分开,相反,就像是小动物在危急时刻无故冒出来的直觉,她觉得有什么要变了。

于是她焦躁、不安、每天在被情绪左右,每天都想证实自己是错的。

她不过是想要他在意她一些,不过是想要他再哄哄她。他很久没有哄过她了。



可是一天一夜,他没找她,相反,在凌晨的时候,他在微博上发了一句话,大意是道别。

李小森很慌很慌。

熬了一千年似的,终于等不下去了。李小森找回了他的联系方式,又把他加了回来。整整一个中午,他没有回应,她一遍遍地加,就算他忙,但她不相信他真的看不见。

这样很不体贴,但她等不及了。



刚刚把号码加回来,她就迫不及待问他:我能不能打电话给你?

方希一顿:现在?

李小森:就是现在!

方希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也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应该说些什么,但他已经打了字、发出去。

“好。”

他还是没办法拒绝她的要求,哪怕他心里已经有决定了。



简单的一个好字,李小森却觉得自己瞬间活过来了。

于是她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用最快的速度跑向楼梯口,然后,拨号,等他接听。

可是很过分,李小森所在的办公楼里,手机信号很差,他们什么都听不清。她一楼一楼地跑,努力找着信号,从十几楼下到负一楼。然后电话断了。

她又拨出去,可他压着嗓子。



“不然你先回去上班,我们晚上再说,我们一起加油,好不好?”

李小森忽然就感觉很委屈,委屈得想哭。

她问:“那你先告诉我,我们现在还在一起吗?”

“在。”对面停了一下,“在……不在,我其实也不清楚,我们晚上再说,好吗?”

李小森是个死宅,没什么力气,就算有,但今天的份额好像也都在跑楼梯的时候耗完了。她没有反对,乖乖应了声“好”。


只是,她和他的好,不是一个好。


06



李小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和方希在一起了

李小森也不知道自己能和方希在一起多久。

但至少现在,她想,哪怕就是奔着分手去的,也还是多在一起一天算一天吧。也许以后会有意外,但现在真的很喜欢。

她真的很喜欢方希,一边明恋一边暗恋的那种喜欢。

可到了晚上,他告诉她,他不喜欢她了。

又或者不是他告诉的她,而是她自己问来的。



会问这个,是因为,在打电话之前,方希给她发了一段话。

方希一直很包容李小森,就算是她的错、是她不对,方希也会说她没有错,也会说,她会那样想,是他没做好,是他该认错。他一直很宠她的,像是永远不会离开那样。

所以,李小森以为,他愿意加回她,他们就算和好了。



更何况,在他说那些之前,她看见他说自己到家了,于是问他:你要先去洗澡吗?

他回:等会儿去。

她问:那你现在,是先陪陪我吗?

他回:对啊,先陪陪你。

她真的以为他们和好了。

但一个笑刚扯出来,她就看见他发来的一段话。

那话很长,字数很多,一看就是早打好了的。

她的笑僵在脸上,一行一行看下来,最后一句是:真的没有办法了,但就算再继续这样下去,我还是什么也许诺不了你,我也很难受。



既然两个人都难受,既然两个人都还喜欢,那为什么要分开呢?

李小森不解,她给他打电话,这么对他说。而他只是沉默。

她捂住眼睛,眼前一片黑暗,指间却是湿润的。

“那么,别的我都不问了,就一个问题,你告诉我,你还喜欢我吗?”

方希很明显地停了一下,他像是在努力组织言辞。

最后,他说:“如果你要这么问,那我只能说不喜欢了。”



李小森抱着一点点的希望:“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喜欢?”

“不是,不喜欢。”

她不死心:“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?”

“真的,我不喜欢你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

她反反复复问了五分钟,他也耐耐心心答了五分钟。



她很希望能等到一个不同的答案,但他固执得要死,出口的话始终没有变过。

她忽然有点无力,却还是想再问一遍:“我问最后一次,如果你还是不喜欢我,那我就相信你了。”她小心翼翼地,“你真的不喜欢我了?”

“是,我真的不喜欢你了。”

她愣了很久,忽然觉得手机很重,她起身去关房门,脚也很重。



做完这一切,她把手机放在书桌上,开了免提。

接着,她趴在桌上,对着手机突兀地笑了:“那我相信你了。”

“你别这样,别为我难过。”

“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,我还不能难过一下了?”她在他面前总是骄纵的,就算说错了什么也不改口,反正他总是宠着她,“你呢,你难受吗?”

“我不难受,我有什么可难受的?我又不喜欢你。”

这句话,李小森想,如果方希在说的时候没有哽咽,她也就信了。



她又想,方希居然是会哭的,真难得。

他明明一直很强大的,什么都会、什么都可以,也什么都没关系。

双方都沉默了很久,最后还是方希先开的口。

他说:“我知道你能理解,你其实不是拎不清的人,所以我这么和你说。其实说直接一点、说早一点,对我们都好。”

李小森深深吸了口气:“我的确是能理解。”

但是方希,你太高估我的承受能力了。



如果有很多条路摆在眼前,方希一定会选看起来最简单、阻碍最小、需要解决的事情最少的那条。他认为这是一个聪明人的选择。

可在此之外,还有一个因素,不知道他是意识到了还是没意识到。

一个人在一段时间里只能走一条路,你选择了一样东西,就需要放弃另一样东西。而选谁弃谁,就看哪个更加重要。

是的,在理智之外的决定因素,就是相互比较之后,得出来的它们分别的重要性。



“其实我有预感的,就算不是昨天我拉黑你,你也该和我说了吧?你不是临时想和我分开,对不对?”

方希没有否认。

“是,其实我在两个星期前,就有这个决定了。我只是一直没有开口,我不知道该怎么说。”

“那你该和我道歉。”李小森说,“你应该和我道歉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

李小森和他说话的时候总喜欢笑,就连现在挂着眼泪也还是在笑:“你的确应该和我道歉,但你道歉的点和我想要你道歉的点,不一样。”她说,“你想道歉的是整个过去,可我想要你道歉的,只是这两个星期。”

“如果真的像你说的,你在两个星期之前就在考虑和我分开,这次的事情只是一个契机,即便我不说,你也该说了,那为什么这两个星期里你还要骗我。你还说,你要来看我?”

一边说,李小森的情绪一边激动了起来。



她终于忍不住也装不住了,她的哭腔太明显了。

她说:“你说过会一直喜欢我。”

方希却像是平静了下来:“这种话每个恋爱里的人都会说,你别信。”

“那你说的时候也不认真吗?”

“说的时候,我是认真的,我真的以为我可以一直喜欢你。”

“这样的话,我不怪你。但你说你要来看我,你也说你知道自己在决定和我分开之后就知道了自己不会再来看我,所以,为什么在已经有了决定之后还要这么说?”

方希的声音一直清朗,这时候却变得很沉。很不像他。



“我也在想,为什么我在有了决定之后还要这么说,明明我都知道我不会再这么做了。你知道吗,以前我是真的很想来,我真的特别想来,甚至我知道自己不会再来了,但我每次说这句话,还是特别想来……”

李小森打断了他:“不管怎么样,你都骗了我。”

她攒着悲伤,控制住自己不要断断续续,完整地和他说:“你既然都知道自己不会做,还要这么和我说,那不管是什么原因,你都是在骗我。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

李小森努力在平复自己的心情,却一个不小心哽咽出声。

她抹了把脸,深深呼吸,尽量让声音显得平静:“你知不知道,如果不能实现,就不要轻易许诺。听的人会当真的。”

她说:“我会当真的。”



而他大概觉得不能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下去,于是努力地转移话题:“其实喜欢不一定要在一起对吧,你看,就像你也追星,你还追了这么多年……”

“这不一样,我没想过要嫁给他。”

方希停了很久。

李小森听见对面有轻微的抽气声,声音的主人像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


“你要这么说,就会很难受,所以别这么说。”

“许你说谎,不许我说吗?我刚才那句话是骗你的,你不要当真。”

方希没有说什么,只是“嗯”了一句。

“能不能搞清楚,现在是你不喜欢我了,我在纠结、在想挽回。”李小森说,“居然还要我安慰你,过分了啊。”

说完又自己笑了笑。她在安慰他这件事,对她也是一种安慰,让她知道,这段感情里,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放不下。

呵,男人。



你明明说自己不难过的,现在又一副难过的样子,你说我该相信哪个?

对了,你还说你不喜欢我。

李小森看看时间,是十二点半。

她想起了他的生物钟:“你不去洗澡吗?明天你好像也还是很忙。”

“等会儿去,我再陪陪你。”

“你是不是知道,从今晚之后,我们再也不能这样说话、说这么多话了?”



“你总是这样,但很多东西其实不用说得那么明白。”

“明明是你先找我想要说明白的。”

李小森在心里又加了一句。

就像,最开始明明也是你先喜欢的我。

可是,心里的、嘴上的,说出来的没说出来的,其实都不重要了。



因为,过了这个晚上,就都过去了。

而他就算说陪陪她,也陪不了多久。

只是一通电话的时间。还是一通有很多话都不能说的电话。


07



李小森和方希的故事终于结束了。

在开始的时候,李小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方希,是结束才知道。

他很负责、很好、很体贴也很温柔。他很会包容她,也会开解她,不论她做什么,他好像都能教教她,他好像是什么都会的。



他的确不浪漫,说得上的钢铁直男,不懂情话、惹她生气只会上网找笑话,而且还不好笑。可他也是真的为了她努力在学,她喜欢小惊喜,他于是费心准备,虽然有些话说出来真的很尴尬、虽然他有很多时候对很多事情都意识不到……

但那已经是他在这方面最好的一面。

他总是很宠着她的。



李小森觉得自己没放下。

她知道,方希大概也没有。

但是关于这个故事所有的“如果”,在他那么多句坚决的“不喜欢”之后,也就都不存在了。这个世界很精彩,东西很多,却不完美。

它缺一个“如果”。

就像很多不圆满的故事,也不过就是缺一个如果。



如果那九百公里不存在,如果他能离她近一些,如果他愿意接受,如果她愿意舍弃,如果他能够改变,如果她再体贴些。

如果真的有如果,或许他们有或许。

可惜结局已定,多的都是假想。



但李小森终于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方希。

她觉得自己喜欢他,喜欢得很好。

就像他,他也很好。



小花阅读

微信:xiaohuayuedu2016



我们只写有爱的故事

长按二维码关注


—小龙女和宝妹个人微信—

xiaolongnvbaomei

每天都会有精彩内容送出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两个小仙女发自内心的呼喊:

快,来,撩,我!

powered by 白菜全讯最新白菜 © 2017 WwW.daizitouxiang.com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