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父亲节】久久陪伴!对他说一句“我永远爱您”!!!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23:35



教会爸妈用微信后,我屏蔽了那个名为“家”的群。


—  1  —



爸妈在老家退休后,就一直在家里“留守”。俩人在各自卧室看电视,他看他的,她看她的。他们相距10米,两道门。而我和他们相距1000公里,四个省。


我爸总嚷嚷让我妈给我打电话,为了沟通方便,我教他们使用微信。教了整整半年。


第一个月,他们学会了发语音。从此我们家的三人小群里,我爸天天发一条条长达50秒的语音,只为了叫我妈记得把壶里的水灌进暖壶。


我常@他,俩人的事可以私信,哪怕隔着门吼一声。他回个“奥”,下次继续。两个月后,我将“家”设为“免打扰”。


第三个月,过节回家,我教会了他们微信视频。妈妈经常在晚上跟我视频,我爸“偶尔”出现,开个窗户、拖个地,走的时候把我妈卧室门开着,然后回屋不见人影。


第四个月,我在视频里教会了他们使用朋友圈。为此,我将朋友圈权限设置成3天可见,还把他们专门分了组——过往的小确丧,不想让他们看到。


教他们用微信后的第六个月,我爸在朋友圈转了篇老年鸡汤文《[转疯了]台湾作家:父母用背影默默告诉你,不必追!!》


深夜十一点,我看了看办公室外的灯火,才想起,又该回家了。


—  2  —




小时候,我爸总能在邻居家找到打游戏机的我。最后一次,他拿着笤帚,一路打着我回家,整个院子的人都看着。


“几点了?不回家吃饭,要疯啊!”


回到家,我妈正在饭桌旁等着我,三个菜一个被油浸透的纸袋子,碗筷未动。我爸放下笤帚,把我从门口拎到桌子前:“吃饭!”


我哭着扒饭,也不夹菜。我妈从纸袋里拿出个琵琶鸡腿:你爸给你买的,趁热吃。


上中学后,自己上下学。


初一开学,我拿到了人生中第一笔零用钱。爸爸把我叫到客厅,一把将零散的几块钱拍在桌上:拿走,别瞎花,花完跟你妈说。


这几块钱,是我与社会接触的“门票”。后来,我在一家菜市场深处,找到了一家卖烤鸡的店,也卖琵琶腿。再后来,我每攒够钱,都会去买一只鸡腿,在回家前吃完。


到了高中、大学,我的零用钱越来越多,离社会越来越近,买的东西也从鸡腿到游戏点卡,再到流行音乐碟和MP3。


如今,我的手机已经是父亲2个月的退休金,一顿外卖是过去三口人一天的开销。


但有一天,我突然意识到:手里钱越多,离他们却越远。


—  3  —




2018年春节,我提着大包小包回了家。大年三十,没有亲戚,只有三个人包饺子。


饺子下了锅,我妈在厨房看锅。


我坐在新换的沙发上,玩手机。父亲坐下来,装作看春晚。窗外烟花爆炸,衬托得电视声音格外的安静。


“我说,那个红包什么的, 怎么发?”爸爸看着电视的方向,话却是问我。


“需要绑定银行卡,你就别绑了,我给你转点钱,你就有钱给别人发了。”


我在“家”的群里,发了个100的红包,“快抢。”


父亲费劲解锁,找微信,点进群,点红包,收到58.4。他皱了皱眉,自言自语,“不够啊”。


我比他错后半个身位,突然意识到曾经高大的父亲,正在遮掩内心的无助。


我私信给他转了500块钱,放下自己的手机,教他怎么发出红包。教了三遍,再给我妈发200块。直到第二锅饺子出锅,他才学会。


坐上饭桌,他不吃饭,低头去各个同学群里发红包。


“儿子长大了,你又变小了。”我妈斜楞他一眼,“吃饭!”


“别人都发,我不发,会被人看不起的。”父亲没有动筷,自顾自地发红包。


背影寂寥,电视画面失焦。那个曾经依赖他的孩子,已和他并肩前行,却也走成了平行世界。


—  4  —


小时候,我以为我们在前面跑。他们紧随其后,大步追赶,小心呵护。


长大后,我才发现,在时间中他们才是走在前面的人。我们追不上,也不必追。只希望在他们人生的后半程,我们多留些回忆,少留些遗憾。


当你看到学大教育这篇推文时,如果你想在父亲的人生刻度里多留下一道印记,那就从下方海报加入我们。


我们将为你提供一张专属于你的海报,邀请亲友团为你点亮回家行程。其中的十名,每人获得由学大教育赞助的两张往返家乡的机票。


在父亲节这天,用24小时,面对面,和他聊聊天。然后,做一件你为父母曾经想做,但一直未能完成的事情。


我们会将收集这份爱,去影响更多的人。


请记住:无论你走多远,他都在等你。


别让父爱总是等待

码上领机票

这个父亲节就在父亲身边过

powered by 白菜全讯最新白菜 © 2017 WwW.daizitouxiang.com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