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端午节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8-06-13 22:31

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        出过远门的人,都能体会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”的含义,随着端午节的临近,回家的渴望越强烈,看着旁边的朋友在准备节货或者整理回家的行囊,回家的这种情绪就不断在自己的血液中来回奔跑,撞击自己的心脏。让我寝食难安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:回家,回家。

提起家,脑海中浮现:在一座大山深处,在几颗粗壮的大树下面,隐约看到几家人家,在村头一间破烂的小屋前,父亲在奋力劈柴,母亲在厨房里忙碌着,小鸡在母鸡的呵护下,快乐的在和曦的阳光照耀下,快乐地嬉戏,墙角下,小猫眯着眼睛在享受阳光的爱抚,爱犬小虎在院子快活地跑来跑去……这一切多么诱惑着离开家两年的我,在呼唤我回家。记得去年端午节我是一个人在空旷的厂房里巡逻结束以后,关上大门,喝了留在保安室里半瓶五粮液,听着中央电视台的的节目,在半醉半醒的状态下过的端午节。说实在的我也想回家,但每次回到家,父亲总是看看我的身后,高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,母亲放下手中的活接过我的行囊,强装笑容对我说:“回来就好,路途遥远,快去休息吧!”我知道他们要说什么?就是我已三十多岁了,还没有女朋友,在城里三十岁也许还是年轻人,在农村,这个年纪属于“要不着媳妇的人!”,父母也渐渐老去,不见我成家,总觉得没有完成任务,是他们一块心病。其实我也想成个家呀,儿时的小伙伴的孩子早已进幼儿园了,看着他们三口之家骑着摩托去上街或在村头散步,我只好尽让躲避,以免同龄伙伴见到我,让孩子叫我大爹还是叔叔而纠结。其实我也相处过几个女朋友,每一次领她回家,女朋友高高兴兴地陪着我回家,但一看到家里的境况,都是勉强吃过午饭,就称家里有急事回家处理,随后就说拜拜了,有一次,交往一个本村的女孩,有一天她对我说:“阿贵,你不要生活在你家那种家庭多好呀,可惜了,我们分手吧,我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的,去你家我吃不了那个苦”我知道家里的情况,给不了她幸福,也只好放弃了,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谈过女朋友了,所以我想回家,但又害怕回家,因为我害怕父母失望的眼神,然而回家的念头总是围绕在心头,无论如何我还是决定今年端午节回家。

周末休息,我兴冲冲地到车站购买车票。好不容易排到自己,没有想到,过节前到云南的车票早就卖完了,售票小姐告诉我,让我留下联络方式,如果有退票,会第一时间通知我。我非常失望地说,算了吧。沮丧地离开车站回到住处,同住的“小贵州”见我情绪低落,关心地问我什么情况,他知道我没有买到票,就说他们老乡约好骑摩托回家,也让我骑摩托跟他们一起回家,“深圳到达云南2000多公里呢,骑摩托能到家吗?”“当然能,这几年我们贵州人多数就骑摩托车回家的。”“小贵州”肯定的回答。前久家乡的伙伴来电话说,母亲的身体不好,我想回家看看她,想到这,最后下定决心骑摩托回家。我把去年刚买的摩托车送去摩托车修理店,让师傅帮忙检查一下,到油站加满了油。购买了防冻衣服,在四月二十五早上8点钟就从罗湖区出发,在路上果真像“小贵州”所说,省道道上都是回乡的摩托车车队。

就这样,天黑住店,天亮出发,头三天比较顺利,我快乐地吹着口哨,欣赏着沿途风景,心里乐滋滋的。觉得骑摩托车回家这个主意不错。没有想到第四天,在一个叫三角村的旁边的刚下完坡,突然下起大雨,我连忙停下车,打开后备箱,拿出雨衣穿上,继续前进。这个天气就是怪,刚骑了20多公里,大雨晴了,雨衣加上厚衣服,自己感觉特别热,就停车,脱去雨衣,没有想到摩托车没有停好,突然倒下,我猝不及防被发烫的排气管烫了一下,把棉裤都烫皱了,我连忙把棉裤卷起来查看自己的脚是否烫伤,只见小腿上有一道红印,但感觉不是太痛。就没有在意,继续前行。黄昏时分,终于到达了广西与广东的交界处的连山县县城,也许是驾驶摩托车,注意力太集中,没有顾及脚上的伤,等找到一家叫“好再来”川菜馆把摩托停下来,才发现脚有一点痛,我一瘸一拐的走进饭馆,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来这时过来一个女服务员,她笑眯眯的对我说:“这位大哥,吃点啥子?”。说完递过一份菜谱,我说:“美女,来一份炒饭就行。”“好,请稍等。”不一会儿,一份热腾腾的冒着热气的鸡蛋炒饭就摆在我的面前,我立刻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突然,面前出现了一杯茶,我抬头一看,刚才那个女服务员在我的对面坐下来,显然这杯水是她给我的,我看着她,说了声谢谢,喝了口茶又继续吃饭。“大哥,你从哪里来,看你风尘仆仆的,肯定是骑摩托车回家的人?”“你是怎样看出来?”我头也不抬,一向喜欢与女孩子搭讪的我,突然觉得一个连车票也搞不到的打工者,在女孩子面前总觉得低人一等,不敢用目光正视对方。“从你穿着打扮上,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在外省打工,买不到车票,自己一个人骑摩托回家的人,我们店里这几天都有骑摩托回乡大军经过,但他们都是一群人,而你却一个人?”“我就喜欢独来独往。”说完掏出饭钱放在桌子上,站起就要走,“哎呦。”一股刺痛从小腿上传来,让我又坐下去。“怎么了?”“小腿被摩托车的排气管烫伤了。”说完我龇着牙卷起裤脚,一看原来烫伤的地方,有一个黑圈,有一些脓水从里面渗出来。已浸湿了绒裤。也许刚才骑摩托车注意力太集中,没有感觉到疼痛,这时停下来休息松懈下来,才感觉到特别疼痛。“你这样如何能继续骑摩托,站都不能站。你就住到旁边的小旅馆吧”“不要你管。”我欲站起,但钻心得疼痛让我重新坐下来。“你这个人就是倔强。”女服务员非常霸道的拉住我说,接着掏出手机,拨通电话。告诉对方说,留下一个房间,有一个客人要住宿。接着,又给我添一些开水后,自己去忙碌了。我只好乖乖地坐在座位上,抬头观察这个小店。装潢不错。生意不错,七八张桌子已坐满了人。服务人员只有三四个,来回奔波着。我的眼神四处寻找刚才那个霸道的女服务人员,却没有找到那个高挑的身影。只好掏出手机看网络新闻,一会儿就被一段有趣的新闻吸引住了,暂时忘记了伤痛。看着看着,突然觉得周围一下子亮起来,抬头一看,原来天黑了,饭馆开灯了。“怎么样,好一点没有?接着,这是我刚才出去给你买的烫烧膏,快擦上,还是我把你擦吧,看着你就是那种笨手笨脚的。”那个霸道的女服务员笑眯眯地站在我的面前。我不敢正视她,避开她眼光,拒绝道:“不用了,不用了,我自己擦”“你这个人就是倔强。”明明是她倔强,自己却说我倔强,我嘀咕一声。“你说什么?”“没有说什么,我说好好好,那就麻烦你。”“对了嘛,生病要听话。”一向倔强的我,不知为什么,却在这个陌生的女孩面前妥协了。她蹲下身子,用棉签粘上药膏,轻轻地涂在我的伤疤上,伤口顿时一丝清凉,舒服多了。“哎呦!”一股刺痛顿时冲上脑海。“怎么了?怎么了?”她把头发一甩,露出娇美的脸庞,水灵灵的大眼睛,关切地看着我。我猛然发现,她太美了。犹如仙子,让人不能直视。我好像在欣赏一个精美的艺术品,大脑一片空白,顿时忘记了疼痛。“是不是弄疼你了,你看我干什么?”“哦!”我从幻想中拉回现实。“没有什么,只是脚有些痛。”“不好意思,我注意一点吧。”说完,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,接着轻轻的涂起来,不是还用她那樱桃小口把我吹吹。好像一股春分拂过,瞬间疼痛全失。我平静的心海荡起一丝涟漪,药膏擦完后,她让我等一下。转身出去了。“来喽”,我一看调皮地她推着一张轮椅笑眯眯地向走来。“你从哪里弄来这个轮椅?”“从隔壁借过来。”随后,她推着我到了一个叫可心旅馆,安排我住下。就说让我安心养伤,我的摩托车她会让人推到安全的地方存放,每天的饭,她会按时送过来的。“真是一个细心的姑娘,奇怪了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?”我心里充满了疑惑。有一天傍晚,她给我送饭过来,我问她为什么对一个陌生的人这么好。她顿时双眼红了,泪汪汪的对我说,她叫雪燕,她有一个哥哥,是一个旅游的爱好者,只要有假期,他就骑摩托车到云南旅游。三年时间他几乎游遍整个云南。一回去就跟他讲彩云之南的美景,但说的最多的是云南人淳朴,对人很真诚。他在旅游中得到很多人的帮助。在哥哥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下,她对云南充满了好奇和好感。爱屋及乌对云南人也有好感。她听我口音像云南人,并且一个人骑摩托车回家,所以对我格外关心。“那你哥哥呢?现在还爱去云南旅游吗?”“他在从云南回家途中,不小心坠入山崖,车毁人亡了,还是当地人帮忙把找到尸体的。”说完,就忍不住痛哭起来。我在旁也陪着留下了眼泪。

在她悉心的照顾下,我的脚好得很快,不几天,就差不多痊愈了。几天的相处,我们彼此深深爱上了对方。在爱的日子里,再长的时间都觉得短暂。我在这里已经耽搁回家的56天了。但家里打电话催促我快回家,我跟雪燕约好回家商量好就来连山提亲。我恋恋不舍的离开连山,继续走上回家的路。也许心情好,路途就会少一样。不几天,就到达家里。见到父母后,我把路上的奇缘告知父母。父母也很欢喜。答应我节后去连山提亲。我心里乐滋滋的,脑海中又浮现娇美的雪燕,身披婚纱笑眯眯地站在我的面前……


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过年后,我的脚掌突然很痛,我总以为是不小心扭伤,包了几包草药后,不见有啥好转,到医院检查后,才发现尿酸值偏高,是痛风。这种病非常折磨人。让我寸步难行。更可怕是在医院时,我不小心,把手机丢了,雪燕的号码我又记不住。这就意味着我无法与雪燕联系了。不能告知我这边的情况,她会不会觉得我变心呢?我越想越怕,越想越急,脚就感觉越痛呀,但急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只好耐心地养病了。等我脚好以后,已经半年过去了,我的脚刚好,我迫不及待与堂弟阿毛带着云南特产前往连山。到达连山县城,我和阿毛就直奔“好再来”川菜馆,可是找了半天,都没有找到,我就去找可心旅馆,在可心旅馆门口我遇到旅馆服务员小丽,小丽告诉我,雪燕前天已成家了,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,让我觉得万箭穿心,疼痛难忍,我的“雪燕”真的飞走了,昔日的山誓海盟难道会随风而去?难道昔日的爱怜只是一种假象?这个世界我还会相信谁?也不记得阿毛如何把安排到宾馆住下,只记得那夜我不停地喝酒麻醉自己,等我睡醒过来,看见一个女子坐在我床边低声抽泣,好像是雨燕,我揉揉眼睛,“啊!雨燕。”我忍不住拥抱了她,她推开了我,我突然明白她已嫁人,就冷漠地对要她走,她走到门口,回头对我说“贵哥,对不起,你丢手机和脚痛的事,阿毛已告诉我了,不要怪我,这是命运的安排,你要好好的。忘了我吧!”说完,轻轻地关上门,抽泣地离开了。我内心在滴血,我的“雪燕”真的飞走了。

事后,小丽告诉我,过年时,“好再来”川菜馆的生意火爆,几个服务员日夜不得休息,只好轮流在餐馆的一间小屋休息一下。一天傍晚由于厨师操作不当引起火灾,大家都跑出安全地带,经理清点人数时,才发现少了雪燕,但大火实在太大,冲进去肯定会有生命危险,一个都不敢进去。这时路过的一个快递小哥,听说里面还有一个人,毫不犹豫地找了一张毛巾浸湿了水捂住鼻子冲进大火中,最后救出了雪燕,雪燕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,快递小哥却被一截木头砸断了腿。无法继续送快递了,雪燕只好一边打工一边照顾他,她想让我去帮她,可是电话总是打不通,她还以为我变心了。为了报恩,只好嫁给了那个快递小哥。我明白了,雪燕没有辜负我,我也没有辜负她。只是命运捉弄人。既然这样,就让回忆来记录这段短暂而又曲折的爱吧!


许多年过去了,当池塘里开满了娇艳的荷花,我就知道快要到夏天了,又快要过端午节了。回家的诱惑着多少背井离乡的人,回乡的摩托大军中的人,又发生了多少故事呢!


我走在柳枝大道上,面前又浮现:一个身着白色长裙,手拿着一株柳枝,轻轻舞动,不时发出银铃般笑声的长发女孩……


图片来源网络。欢迎关注和转发。 


powered by 白菜全讯最新白菜 © 2017 WwW.daizitouxiang.com
博聚网